历史

当前位置:时时彩平台 > 历史 > 克商之证——利簋

克商之证——利簋

来源:http://www.mrmtshipyard.com 作者:时时彩平台 时间:2019-10-22 05:26

禁止出国展出文物——利簋图片 1西周 利簋 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的这件名为利簋的青铜器,是国家首批64件禁止出国展出珍贵文物之一。 利簋通高28厘米,口径22厘米,上半部为圆形,侈口,鼓腹,两侧有两只兽形耳,兽形耳上还有垂珥,下半部为方形底座,造型庄重沉稳。 簋,流行于中国商至春秋战国时期,主要用于放置饭食,是古代盛装煮熟的稻、粱等食物的器皿。在商周时期,簋除了作为盛放食物的器皿之外,它也是重要的礼器,宴享和祭祀时,簋以偶数与列鼎配合使用。 史书记载,古人在祭祀宴享之时,天子用九鼎八簋,诸侯用七鼎六簋,卿大夫用五鼎四簋,士用三鼎二簋,君臣、贵贱得以清楚划分,充分体现出了商周时期严格的等极制度。 利簋腹及方座均以云雷纹为地,上面再以兽面纹装饰。方座上的兽面造型与利簋腹部的主体兽纹相仿,兽面巨目凝视,森严恐怖。仔细观察,在利簋的圈足部位还装饰有夔龙纹,呈二方连续图案绕利簋一周,方座四隅饰以蝉纹。 兽面纹、夔龙纹和云雷纹三种纹饰共同装饰在青铜利簋上,线条流畅清晰,给这只肃穆庄严的西周铜簋平添了几分凝重和神秘。 青铜簋的造型形式多样,变化复杂,有圆体、方体,也有上圆下方。青铜利簋便是采用上圆上方的形制,是西周初期铜簋的典型造型,同时也是中国古人对天圆地方这种古老观念的体现。 利簋造型庄重,纹饰精美,不仅体现出西周早期高超的青铜铸造水平,它也是目前中国所发现的最早的西周青铜重器。 利簋解开的千年谜团 利簋造型与商周时期其它的铜簋并无显著区别,纹饰也是商周青铜器的传统纹饰,但在专家眼中它确有着其它铜鼎无法比拟的价值,这是为什么呢? 在历史上,关于武王伐纣与商朝灭亡的故事有很多,但是商朝灭亡的时间却很难确定。两千多年来,中外学者根据各自对文献和西周历法的理解,对武王克商的年代形成了40余种结论,最早时间为公元前1130年,最晚时间为公元前1018年,前后相差竟达到112年,这给商周断代带来了巨大的障碍。 周武王在牧野一战击溃商朝大军,以小邦而胜大国,从此周立而商灭。这一改朝换代最重要的战役是哪一年展开的呢?商朝是哪一年灭亡的?利簋上的铭文恰恰解开了这个千年谜团。图片 2利簋方座内底部有铭文32字 利簋方座内底部有四行共计32字铭文。铭文字体扁长,并保留有商代铭文字体首尾尖中间粗的特征,堪称西周早期金文的代表作之一。 利簋铭文为:武征商,唯甲子朝,岁鼎,克昏夙有商。辛未,王在阑师,赐右吏利金,用作檀公宝尊彝。 铭文中提到的有司是中国古代的官职,在中国商周时期,青铜被称为“金”,是只有王族才能使用的贵重金属,商军溃败之后,身为有司的利得到周武王赏赐给他的青铜,并铸造了一件铜簋,作为永世的纪念。由于这件青铜簋是利所铸造,所以人们就称它为利簋。 利簋与牧野之战 据《史记》记载“甲子日,纣兵败”。那么,难道周武王真的就是于甲子那天在牧野大败商纣王的吗? 关于这个疑问,利簋中的铭文也给我们提供了答案,铭文中讲到:“武征商,唯甲子朝,岁鼎,克昏夙有商。” 意思是说:周武王征伐商朝时,在一个吉利的甲子日清晨,出现木星上中天的天象,于是,武王战胜纣王并占有了他的国土和政权。 木星,古人习惯称其为“岁星”,与它有关的天象,一向被认为与战争有密切关系。当一个天体到达正南方天空,被称为上中天。中国古代历史上每逢改朝换代或发生重大事件时,人们常会有天象观测的记录以及对这些记录的解释被保存下来。 在利簋中提到的甲子日,正是牧野之战的时间,专家们也通过对天文的推算,把武王克商的年代确定在公元前1046年。 利簋铭文中所记载的武王伐纣在甲子日晨,并逢岁星当空,印证了《尚书·牧誓》中所记载的“时甲子日昧爽,王至于商郊牧野”。所以,利簋也被称作“武王征商簋”,而它也是牧野之战这场著名战役的唯一见证。 利簋铭文记述了武王牧野之战获胜的经过,字迹凝重稳健,为西周早期的代表作品。它不仅是目前所发现的一件西周最早的青铜器,而且是迄今发现有确切年代记载的最早一件珍贵文物。 青铜利簋见证了中国古代武王伐纣的重大历史事件,它既为我国西周历史、文化、军事等提供了真实的资料,也是中国夏商周年代准确断定的重要实物见证,被誉为中国文物宝库中的一颗明珠,是当之无愧的国之重宝。责编:韩翰

武王伐纣时间是一个极重要的时间点,就像是坐标的原点,依据武王伐纣之年和懿王元年的确立,从而建立了商王武丁以来的年表和西周诸王年表。

利簋采用上圆下方的形制,是西周初期铜簋的典型造型,同时也是中国古人对天圆地方这种古老观念的体现。利簋铭文字体和商甲骨文、金文的形体结构一致。其字体扁长,字迹凝重稳健,并保留有商代铭文字体首尾尖中间粗的特征,是西周早期金文檀的代表作之一。

王国维、郭沫若、唐兰等认为,珷是“生称王号”,推断利簋应是周武王在世时制作的铜器。彭裕商、曹汉刚等认为,“文献资料与青铜器铭文表明,周王从不自称王,更不会自称王号;而臣下对周王的称呼,对先王则称‘谥号’,对时王则但称‘王’,并不存在‘生称王号’的情况”,因此,“利簋虽记武王时事,但作器之年实在成王之初”。今大多数学者认同利簋为武王在世时制作的青铜器。

“越鼎”指夺取了鼎,表示夺取了政权;克昏指打胜了商纣王;“夙有商”指退有商,即把商朝作为旧朝,表示周已代商。关于“越鼎克昏夙有商”这句话如何标点、训释,学者们分歧较大。由于省吾提出、张政烺申论的一种意见认为,“岁”即岁星,“鼎”作“当”讲。如此,则克商之日的“岁鼎”,就是岁星正当其位,即周的星土分野鹑火。也有学者认为,“岁鼎”即岁星上中天。

1996年,国家启动了夏商周断代工程,历史学、考古学、天文学和物理学家们通过分析研究史料,对相关遗物进行碳14测定,同时根据天文现象推算等艰苦细致的考证研究之后,得出武王克商的确切年代是公元前1046年1月20日,而这一天正是甲子日,与利簋铭文的记载完美吻合。由于西周利簋因其铭文在商周断代中的作用,且是迄今为止的物证孤品,又被专家学者们称为“周代天灭簋”。

利簋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是目前确知最早的西周青铜器,也是有关武王伐纣史实的唯一文物遗存,为我国西周历史、文化、军事等提供了真实的资料,是中国夏商周年代准确断定的重要实物见证,被誉为中国文物宝库中的一颗明珠,是当之无愧的国之重宝。

利簋造型与商周时期其他的铜簋并无显着区别,纹饰也是商周青铜器的传统纹饰。器物通高28厘米,口径22厘米,重7.95千克。侈口,鼓腹,双兽耳重珥,方座圈足,圈足下附带方座。腹及圈足以云雷纹为地,分别再饰以兽面纹夔纹,方座饰兽面纹,四隅饰蝉纹。出土后不久,专家在其底部清理出铭文,使其显赫的身世得以显露,同时也解开了一个千古谜团。

利簋铭文共4行32字:“珷征商,唯甲子朝,越鼎克昏夙有商。辛未,王在阑师,赐右事利金,用作施公宝尊彝。”这段铭文经古文字学家和历史学家考释,翻译成现代文的大致意思是:武王伐商,在甲子这一天凌晨,岁傍晚,很快攻下了商都。辛未日,武王驻扎阑这个地方,赏赐利铜,利用这些铜铸造了这个簋来纪念檀公。

1976年3月上旬,陕西临潼县零口公社西段大队的农民搞水利建设时,挖出了一个青铜器地窖。临潼县文化馆工作人员听到消息后,立即赶赴现场进行调查,发现这批铜器的出土地点是一处周代的遗址,面积约2万平方米。从断崖上残存坑壁的角度观察,出土地点为一个深2米、宽0.7米的窖藏,共出土壶、簋、盉等礼器5件,甬钟一组13枚,斧、凿、铲、削、角刀、铲刀等各类工具23件,戈、镞等兵器7件,车辖、带扣、扣饰、马络饰等车马器105件,铜饼、铜器座各1件。其中,最着名的就是利簋。

该簋的主人是利,所以被称为利簋,铭文记载了周武王伐纣的史实,也有人称其为“武王征商簋”。利簋是目前发现的唯一记载武王伐纣具体日期即“甲子日”的器物,可与《尚书·牧誓》《逸周书·世俘》等文献中关于武王伐纣时间的记载相印证,对商周断代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最早对武王伐纣年份进行推算的是西汉晚期的刘歆,他利用古代天象天文学推算的结果,换算成公元纪年,认为应该是公元前1122年。近代学者梁启超则提出公元前1027年的说法。日本天文学家新城新藏提出,武王伐纣应在公元前1066年。此外,还有唐兰的公元前1075年说、丁山的公元前1029年说、章鸿钊的公元前1055年说。据不完全统计,对武王克商的年代至少有44种结论,最早的为公元前1130年,最晚的为公元前1018年,前后相差112年。

关于利簋的成器年代,学界一直存在着两种不同的观点,即周武王时期说和周成王时期说。两者争论的焦点,主要集中在铭文首句的“珷”字上。虽然双方学者都从周代谥法的角度作解释,但“珷”字究竟是周武王活着时候的生称,还是后人对其过世之后的死谥,存在着理解上的重大差异。

“珷征商”中的“珷”就是武王自称,研究西周青铜器有所谓“生称王号”的说法,过去能确定的有成王、穆王、恭王和懿王,现在又增加了一个新例。

利簋的最大价值在于器内底部铭文记载了中国历史上着名的“牧野之战”这一重大历史事件。我国有明确纪年的历史开始于西周共和元年,即公元前841年。此前的历史大都无明确的纪年,很多历史事件的年代众说纷纭。“牧野之战”在史书上虽有记载,但战争发生的具体时间,却不得而知。为搞清楚这一重要事件发生的时间,历代史学家均在考证推测,但难有定论。

本文由时时彩平台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克商之证——利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