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程

当前位置:时时彩平台 > 编程 > 1948年的中华民国副总统选战趣闻

1948年的中华民国副总统选战趣闻

来源:http://www.mrmtshipyard.com 作者:时时彩平台 时间:2019-10-02 14:02

自国民政府成立以来,这个政府从未制定与实行过宪法。1946年国民大会制定《中华民国宪法》,到1948年则依据宪法由国民大会选举总统与副总统。当时总统一职毫无悬念地由蒋介石获得,而副总统一职却引起激烈争夺。

就在蒋介石连吃败仗、目怵心惊之际,民怨高涨,他在国民党内的威信也随之不断下降,美国政府对他的信任度也在下降。  

竞选副总统的候选人有李宗仁、孙科、程潜、于右任、莫德惠、徐傅霖,不过真正有实力问鼎的仅有由桂系支持的李宗仁以及蒋介石暗中支持的孙科。

  蒋介石面对危局,下了一步挽回之棋,曰“实行民主政治”。那便是召开被称为“民主之基”、“宪政之阶”的国民大会,实行宪法,选举总统。国民党的一党专政,向来受到人们的非议。蒋介石在一九四六年十一月十五日召开国民大会。这次国民大会实际上是由国民党一手包办,受到中共的激烈反对,拒绝参加,称之为“伪国大”。中国民主同盟等也拒绝参加。那次国民大会,通过了《中华民国宪法》。眼下,蒋介石要按照《中华民国宪法》,选举总统、副总统,以表明这是“中华民国实行民主宪政的开始”。  

当时桂系的军事力量从镇南关延伸到山海关,李宗仁的竞争力自不待言。而身为孙中山长子的孙科则受到广东、美洲、南洋华侨国大代表的全力支持,据说华侨代表甚至不认识非粤籍的候选人。为争取选票,两人大打银弹战。从4月20日起,李宗仁、孙科分别包下南京的安乐酒家、龙门酒家,大宴各位“国大”代表。凡戴“国大”徽章的人,不论早、午、晚饭,一律免费招待,中西餐随便,而且汽车接送。薛岳每天亲自上阵设宴招待,迎来送往;张发奎则帮忙凑款,据说他仅需给旧金山粤商陈披荆打封电报,陈氏即捐赠10万港元。除请吃喝外,南京的新都、大华几家大电影院亦每日有包场招待代表,戏院、舞厅每日有专场为代表开放。其它候选人就没那么风光了,据说于右任仅仅提供了一堆自己亲笔签名的照片给国大代表。其他人虽有请宴,但影响力终究不如李、孙二人。

  蒋介石这人,骨子里嗜权如命,表面上却是谦谦君子。早在一九四六年十一月,国民大会召开之时,蒋介石便曾发表这样的演说:“我个人本来没有政治欲望和兴趣,而且我今年已经六十岁,更不能像过去二十年一样担负繁重的重任,所以必须将国家的责任交托于全国的同胞。”这一回,蒋介石又显得很谦虚,他表示在“国家未能统一”之前,“决不竞选总统”而只“愿担任政府中除正副总统外之任何职责”。蒋介石在一九四八年四月四日国民党临时中央全会上,提出了总统候选人的五项条件:  

竞选期间,李宗仁的手下龚德柏发行一份《救国日报》免费发给国大代表,该报大写孙科丑闻,说他做广州市长期间在沙面放色情电影接待外国领事团成员,又写他利用职权帮助二奶购买敌伪物资等等。对此,广东、华侨代表勃然大怒。国民大会休会期间,一众代表在新街口的龙门酒家喝茶,薛岳、张发奎召集众人找龚德柏算账,大叫:“谁不敢去就是衰仔!”于是一堆人加上酒家里的广东员工坐上薛岳安排的公交车(薛岳是政府参军长,能调车),足足坐满两车。上车前马超俊的老婆试图阻止,薛岳骂道:“你不是广东人!”一把将她推开。于是两部公交车由宪兵保护浩浩荡荡驶向报馆。当时陈策也同车前往,但陈策跛脚,没有进报馆。薛岳拿走陈策的拐杖,领着上百人冲进报社大叫“龚德柏在吗?!”接着一声吆喝,棍棒齐飞,把该报馆捣烂。当时有警察被叫来维持秩序,张发奎喊道:“你们不要动,我是张发奎,这里的一切责任由我一人承担!”声落手起,仍然叫打。警察队长顿时被吓住,不知所措。次日某报纸登载此事,新闻标题为《三帅夺大炮,上演全武行》(应该是误把陈策算入三个闹事者之一的行列)。此次破坏事件当然最终不了了之,据说龚德柏从此不敢再去美国,因为只要他一到美国,那里的华侨国大代表就会好好“欢迎”他......

  一、了解宪法,认识宪政,确保宪政制度;  

粤籍人士虽然努力助选,但李宗仁一直占有优势,在4月29日最后一轮投票中,李宗仁以1438票对1295票的微弱多数击败孙科,成功当选中华民国副总统。

  二、富有民主精神及民主思想;  

5月20日举行正副总统就职典礼。此前有人问李宗仁要不要给他定做一套文官礼服,李宗仁说不用,因为他咨询了蒋介石的意见,蒋氏告诉他:“非常时期,你我都是军人,当然是军装了。”然而到了就职那天,蒋介石自己改穿中式长袍马褂,李宗仁却全副军人装束跟随蒋入场,看上去活像老蒋的马弁。不知老蒋是否故意让李宗仁如此尴尬。

  三、忠于戡乱建国之基本政策;  

图片 1图片 2

  四、深熟我国历史、文化及民族传统;  

  五、对当前之国际情势与当代文化有深切认识。  

  蒋介石还说:“吾人可提一具有此种条件之党外人士出任总统候选人。”  

  蒋介石仿佛在给人们出哑谜,人们纷纷猜测究竟谁是蒋介石心目中的未来总统。按照蒋介石开列的这些条件,很多人推测是胡适。胡适早在一九一九年五四运动时便颇享盛名。抗战期间,出任驻美大使。后又任北京大学校长,并参与起草《中华民国宪法》。  

  他和美国有着良好的关系,又是文人的象征。  

  蒋介石常常叫人捉摸不透。他“决不竞选总统”,人们竟难以知悉他是否本意如此:真的吧,可能如此,推出胡适当象征性的元首,如同当年以林森为国民政府主席一样;假的吧,也可能如此,仿照古贤,总是要先来一番逊辞再三。

  蒋介石再三坚辞总统候选人,倒是张群明白他的心意:《中华民国宪法》对总统的权力作了一些限制,必须进行修改。于是,在四月五日下午的国民党中央常委会上,通过了由陈布雷起草的一项决议案:“总裁力辞出任总统候选人,但经常会研究结果,认为国家当前的局势,正迫切需要总裁的继续领导,所以仍请总裁出任总统,以慰人民喁喁之望。常会并建议在本届国民大会中,通过宪法增加‘戡乱时期临时条款’,规定总统在戡乱时期,得以紧急处分。”这新增的“戡乱时期临时条款”,给予了总统以“紧急处分”的特殊权力,蒋介石满意了。于是,蒋介石也就不再“坚辞”了。  

  四月十八日,国民大会通过了“戡乱时期临时条款”。蒋介石也就在总统候选人讨论会会上发表演讲。蒋介石追述了自己的奋斗史,从最初追随孙中山,到领导北伐,进行“剿共”,直至领导抗战。最后,蒋介石说了这么一番话:“我是国民党党员,以身许国,不计生死。我要完成总理遗志,对国民革命负责到底。我不做总统,谁做总统!”蒋介石既然说“我不做总统,谁做总统”,当然就一锤定音。他成了总统候选人。不过,光是他一人成为总统候选人,也就谈不上竞选,缺少民主的味道。于是,由居正参加陪选。居正那时担任立法院院长。  

  翌日,国民大会进行选举。蒋介石得二千四百三十票,居正得二百六十九票,蒋介石的得票数差不多是居正的十倍。这样,蒋介石也就当选为中华民国总统,集总统、总裁于一身。总统的选举颇为顺利。副总统的选举,却风波迭起。

  副总统的候选人,蒋介石原本内定孙科。孙科为孙中山嗣子,担任过立法院院长、行政院院长、国民政府副主席。孙中山乃国民党的缔造者,孙科作为孙中山之子在国民党内颇享声誉,而且与蒋介石关系不错。由孙科出任副总统,也表明蒋介石对孙中山的忠诚之意。事出意外,忽地杀出一匹“黑马”,角逐副总统,打乱了蒋介石的阵脚。此人便是李宗仁。李宗仁与孙科同龄,小蒋介石四岁,乃桂系首领。李宗仁向来与蒋介石龃龉颇多:他先是一九二七年八月联合何应钦逼蒋介石下野;一九二九年三月,爆发蒋桂战争,李宗仁兵败,出走香港;这年十一月,他又联合张发奎反蒋,又败;翌年,与阎锡山、冯玉祥一起反蒋,再败;过一年——一九三一年五月,和陈济棠联名通电,要求蒋介石下野;一九三六年,再度联合陈济棠发动反蒋兵变……在抗战中,李宗仁因指挥台儿庄战役,给了日军沉重打击,名声大震。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委任李宗仁为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北平行营主任。  

  李宗仁此人错综复杂,既反蒋、抗日,也反共。他在一九二七年四月,支持过蒋介石发动反共政变。抗日战争胜利后,又支持蒋介石发动反共内战。  

  李宗仁一向“凡事不为天下先”。蒋介石万万没有想到李宗仁会跑出来竞选副总统。就连李宗仁手下的大将白崇禧都感到惊讶。幕后的底细,若干年后由李宗仁的政治秘书程思远道出:“后来我才知道李宗仁所以要竞选副总统,完全是出自司徒雷登的策动。”程思远:《政坛回忆》,广西人民出版社一九八八年版。原来,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曾在一九四七年夏去北平。九月八日,他在向美国国务院提出的一份特别报告中写道:“在一般学生心目中,象征国民党统治的蒋介石,其资望已日趋式微,甚至目之为过去人物者。”司徒雷登又指出:“李宗仁将军之资望日高。”这表明,美国已把希望寄托在李宗仁身上。  

  有了美国的支持,李宗仁也就“当仁不让”了!他出马竞选副总统,自然使蒋介石心中不快,他曾说这“好比一把刀指着胸膛那样难过”。除了李宗仁、孙科之外,还有程潜、于右任以及莫德惠(社会贤达)、徐傅霖(民社党)等作为副总统的候选人。当然,主要的竞争对手是李宗仁和孙科。副总统的竞选,近乎白热化,那角逐的激烈程度绝不亚于一场精彩的球赛。四月二十三日,国民大会选举副总统的结果是:李宗仁得七百五十四票;孙科得五百五十九票;程潜得五百二十二票;于右任不足五百票;莫德惠、徐傅霖各得二百余票。李宗仁得票数虽然居于榜首,但不足当选票数,即未超过全额半数——一千五百二十三票。二十四日重选,李宗仁得一千一百六十三票,孙科得九百四十五票,程潜得六百十六票。李宗仁仍未过半数。这时,蒋介石对李宗仁施加压力。会场上散发种种传单,对李宗仁进行激烈攻击,说他的台儿庄的胜利是假的,说他的竞选口号跟共产党的口号差不多……二十五日,各报爆出大字标题新闻:李宗仁退出竞选!李宗仁以退为进,这一着棋是高明的。因为他一旦真的退出竞选,蒋介石的脸上也不好看了。于是,蒋介石只得出面,表示在选举中“不袒护、不支持任何一方”。李宗仁又重新参加竞选。二十八日,进行第三次选举。李宗仁得一千一百五十六票,孙科得一千零四十票,程潜得五百十五票。李宗仁仍未过半数。不得已,只好在二十九日进行第四次选举——这一次是“决选”,以谁多谁当选,不一定要过半数。李宗仁最后以一千四百三十八票,险胜孙科。就在南京忙于竞选的那些日子里,四月二十二日,延安重新回到中共手中。不过,毛泽东没有重返延安,却东渡黄河,由山西进入河北阜平县境内。蒋介石和李宗仁在南京宣誓就任中华民国正、副总统。毛泽东当即作出反应。以中共中央名义发表的《纪念“五一”节口号》,共二十三条。其中的第二条是:“今年的‘五一’劳动节,是中国人民死敌蒋介石走向灭亡的日子,蒋介石做伪总统,就是他快要上断头台的预兆。打到南京去,活捉伪总统蒋介石!”蒋介石呢?他则在五月十日的日记中这么颇为微妙地写道:“深夜静虑,此时只有前进,方是生路。凡事不能必其成功,亦不能过虑其必败。”一个“败”字,已在这位新总统的脑海中不停地盘旋着……  

本文由时时彩平台发布于编程,转载请注明出处:1948年的中华民国副总统选战趣闻

关键词:

上一篇:下一秒,你就是我前男友!

下一篇:没有了